反兴奋剂

今年查出14例兴奋剂 健美项目问题凸现

2004-10-14 02:51:00 中国健美协会官方网站

    本报讯  记者马艺华报道:截止到10月12日,今年以来中国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共进行了3380例兴奋剂检查,其中赛内检查1124例,赛外检查2256例,共查证了12例阳性,阳性率为0.36%。另外还有两例是在国际赛场上被查出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内12例阳性结果中,作为非奥运会项目的健美首次在众多奥运会项目中“脱颖而出”,有5例被查出阳性,成为阳性率最高的一个项目。据了解,这还是今年5月28日在新疆举行的全国健美锦标赛上一次查出的,当时抽查了12例,就有5例呈阳性,说明这个项目服用违禁药物的现象还很严重。其中有一名叫夏天的选手,被查出服用了他莫西芬、司坦唑醇和呋塞米三种违禁药,而这三种药又分属抗雌激素、类固醇和利尿剂三种不同的效用。这种无知而又滥用违禁药物的现象,让业内有关人士十分担忧:一是健美选手不是国家或省市的专业队员,有关部门难以对他们进行直接的监督管理;二是这些选手一般都是各经营性健身俱乐部的教练,还肩负有指导俱乐部会员健身的重任,这样过去常见于竞技场上的兴奋剂就有可能蔓延到全民健身场所之中;三是健美选手的个人素质及专业知识参差不齐,很容易受一些药品商的蛊惑或出于个人的私利而推广使用违禁药。

    宁夏是被查出阳性率最高的一个单位,他们有三名举重选手丁海峰、孙艳(女)、马文华被查出服用了类固醇类的大力补,所以他们共同的教练王成继被终身取消教练资格并罚款1万元,单位被罚款6万元并停赛一年。另外一名药检呈阳性的举重选手是来自辽宁的赵兴雨。联系到去年11月辽宁女子举重运动员尚世春在世界锦标赛上的药检呈阳性之例,辽宁举重队有可能面临停赛一年的处罚。

    田径项目查出了两例阳性,她们是黑龙江的张嫱和北京远中田径俱乐部的刘敏。同样查出两例的还有摔跤项目,他们是解放军的韩增峰和山东的高延芝(女)。其中后者因为是在国际比赛中被查出的,所以在她被罚停赛两年、教练伊青停赛一年和罚款1万元、单位计1类兴奋剂阳性1例和罚款2万元人民币之外,国际举联还对其单位罚款1万瑞士法郎。

    射击项目查出一例,河南选手王夏芃因此停赛两年,他的教练李志松停赛一年并罚款8000元,其单位计1类兴奋剂阳性1例并罚款2万元。

    在3380例兴奋剂检查中,包括了一部分在雅典奥运会前进行的检查。令人高兴的是在奥运会期间,中国选手共被抽查了152例,没有一例药检呈阳性。

    尽管如此,中国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面对明年将要举行的第十届全运会,反兴奋剂的任务还会十分艰巨。同时他们也提醒各省市和各项目运动队,在备战十运会期间,坚决贯彻执行国务院颁布的《反兴奋剂条例》,干干净净参加全运会。

(责任编辑: )